二度延期,华晨集团重整迷雾重重,宝马“解围”或生变数

2021-12-28 22:28 分类:利来w66首页AG发财网可以 来源:admin

html模版二度延期,华晨集团重整迷雾重重,宝马“解围”或生变数

12月初,本该是华晨集团公布重整计划草案的日子;但华晨集团却宣布再度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半年。

日前,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接连发布《关于间接控股股东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的公告》,称收到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出具的《告知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3日。

华晨集团内部相关人士表示,重整计划推迟是因为疫情防控措施对重整工作产生影响。

就在延期公告发布的几天前,11月底有消息称宝马收购华晨制造股权案已经被叫停,在中华车间的宝马相关工作人员已经撤走。宝马中国方面回应表示收购项目持续得到各方支持,在按计划进行中。

事实上,在业内看来,已经历时一年的华晨集团破产重整仍然迷雾重重,道阻且长。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也在公告中表示,目前有关方尚未推出对华晨集团重整的全部计划和方案,华晨集团能否重整成功存在不确定性。

重整二度延期,中华品牌已着手安置员工

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相继在公告中表示,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性合并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3日,重整方案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控制权等产生一定影响。申华控股方面表示,目前华晨集团与辽宁正国正处于合并重整阶段,能否重整成功尚存不确定性。

申华控股提到的辽宁正国是与包括华晨集团在内实质性合并重整的12家企业之一,除华晨集团、辽宁正国外,还包括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沈阳华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沈阳华晨专用车有限公司、华晨汽车物流(辽宁)有限公司、华晨汽车投资(大连)有限公司、华晨兴达特种车辆(大连)有限公司、华晨专用车装备科技(大连)有限公司、华晨客车(大连)有限公司和华晨国际汽贸(大连)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为华晨汽车集团低价转让资产的受让方。

实际上,本次延期已经是华晨集团重整计划的第二次延期。按照原定计划,华晨集团应于今年9月初披露重整计划;但在9月华晨集团将重整计划披露时间延长至2021年12月3日。在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曹鹤看来华晨集团重整计划一再延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表示,华晨集团需要捋清的事情很多,转出去业务可能需要重新转回来,重整的方式也要得到债权人的同意,目前来看华晨集团重整的方案很多债权人不同意;从华晨集团几个业务单元来看,估计重整计划可能还会延期。

在业内看来,如今千亿负债缠身的华晨集团想要拿出让债权人都同意的方案并非易事。截至去年6月30日,华晨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华晨集团资产负债率为71.4%;截至今年8月19日,管理人共接受600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总金额合计为542亿元,其中管理人初步审核确认或暂缓确认的金额合计为508亿元。

对于华晨集团而言,过度依赖华晨宝马,自主品牌羸弱或早已埋下雷点。华晨集团方面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然而作为华晨集团旗下的自主品牌,华晨中华如今处境尴尬。

记者从市场调查获悉,华晨中华车型终端销售已经处于停滞状态;记者咨询北京仅存的两家华晨中华经销商得知,店内早已不再卖中华品牌的车,但仍可以做维修保养。不仅如此,华晨中华的官网处于“瘫痪”状态,华晨集团官网展示的中华品牌旗下三款车型的链接无法跳转至详细页面。

展开全文

终端销售停滞的同时,华晨集团已经开始着手进行中华品牌员工的安置。原华晨中华员工李华(化名)告诉记者,华晨集团10月底已经完成第一批员工安置,11月开始不再对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和经济性裁员员工支付一切工资福利待遇;截至11月底大部分员工都正式离开了华晨集团,总共涉及近30000人。对于经济补偿,华晨集团方面表示按照债权人会议通过及法院批准的重整计划内容支付,或在满足其他法律条件时支付,原则上不晚于2022年9月30日。

宝马收购案存不确定性,一汽被曝与华晨接触

华晨集团的重整一波三折并不止于此。在发布重整计划延期公告的几天前,有消息称,宝马中国作价16.33亿元收购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部分资产及华晨制造有限公司股权的项目被叫停;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性合并重整案或重新招募重整投资人。对于传闻华晨集团方面并未回应,宝马方面则表示收购项目持续得到各方支持,在按计划进行中。

时间退至今年8月底,在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上,包括关于“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部分资产及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财产变价方案等在内的三项议案经债权人表决通过,其中宝马中国将以16.33亿元的价格收购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部分资产及华晨制造有限公司股权。

据悉,“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部分资产合计12.33亿元,与资产合计价值对比来看,宝马中国出具的16.33亿元收购价格有4亿元溢价。曹鹤表示,宝马中国是溢价收购,溢价的4亿元相当于购买整车生产资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通过此次收购宝马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进行产能等方面的扩张,对于华晨集团而言则有利于剥离不良资产,降低重整的复杂性,也能快速回笼资金。

在曹鹤看来,16.33亿元对于负债缠身的华晨集团而言是杯水车薪。按照流传的最新消息,宝马收购华晨汽车制造被叫停的原因是因为华晨集团方面认为16.33亿元的价格太低。

实际上,在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上,宝马收购华晨汽车制造等的通过率就不高。债权人黄先生曾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关于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资产及华晨汽车制造股权的方案通过率不高,仅略高于最低限额50%。”曹鹤表示,对于投反对票的债权人,华晨集团需要拿出其他方案来满足这些债权人的需求。

在传出宝马收购被叫停的同时,一汽集团的身影出现在华晨集团重整案中。有消息称近期一汽集团相关领导正与华晨集团高层会面。对此,一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没有听说过。

不过值得推敲的是今年11月3日,辽宁省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领导会见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和总经理邱现东;辽宁省领导表示希望一汽集团进一步加强在辽宁的布局,徐留平也表示将在包括汽车产业、出行和新能源电动开发等在内的生态链方面加强与辽宁合作;业内认为这也为一汽集团参与华晨集团的重整增加了可能性。在曹鹤看来,如果一汽集团参与重整,更多是上层的行政行为。

早在今年2月,就有消息称一汽集团计划用72亿美元收购华晨中国的股份并将其私有化,但最后双方均否认。如果再追溯,2009年就曾出现过一汽集团重组华晨集团的讨论。

张翔表示,一汽集团与华晨集团在地域协同上有一定优势,如果一汽集团参与华晨集团重整,产业链协同也会更加顺畅。另外从政策层面来看,国资委曾表示支持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兼并重组;一汽集团和华晨集团也恰好符合这种配置。

不过,10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对宝马中国收购华晨汽车制造股权案进行简易案件公示,公示期至10月29日;按照公示时间意味着宝马中国收购华晨汽车制造股权案已经顺利通过公示期,这也让华晨集团的重整迷雾重重。不过,曹鹤表示无论是谁接盘华晨集团,都会有比较大的偿债压力。

游离边缘,专家认为华晨未来或将画上句号

由于进行独立第三方调查,华晨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无法出具2020年度报告及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从2021年3月31日起一直停牌;尽管当前独立调查已经完成,华晨中国仍处于停牌状态。

2020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14.5亿元,净利润为40.45亿元;其中华晨宝马净利润43.83亿元。如果扣除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的亏损额为3.4亿元。

实际上,这一窘况已是华晨的常态。2015至2019年间,华晨宝马给华晨中国贡献的净利润分别为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如果剔除华晨宝马所贡献利润,华晨中国的利润分别为-5.4亿元、-6亿元、-8.6亿元、-4,环亚会员登录.2亿元和-10.64亿元。

11月中旬,华晨中国发布公告表示,根据独立第三方调查报告,因未经授权担保,造成本集团(华晨中国)被进出口银行、华夏银行、哈尔滨银行起诉索赔人民币37亿元,另有40亿元人民币存款损失。

从华晨宝马成立的第二年(2004年)至2019年,剔除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集团仅有2007年、2010年和2011年实现盈利。可以说,华晨宝马为华晨集团提供了亮眼的业绩,但也掩盖了其自主品牌羸弱的现状。华晨集团董事长祁玉民在任时曾表示自主车企没必要事必躬亲,技术是成熟且开放的,重要的是提高整合、集成能力,实现继承创新;更公开表示,“我梦想有一个产品,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大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出来了?”

业内认为,华晨集团在自主品牌研发投入少,导致自主品牌缺乏核心技术和核心竞争力,随着国内汽车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导致华晨集团的自主品牌无力竞争,自主品牌销量严重下滑,市场份额不断缩减。另外,曹鹤认为华晨集团的衰落也与其体制有关,管理决策存在失误,对市场的发展和变化把握不及时。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当下的华晨集团难以自救,但随着重整计划的两次延期,宝马中国能否顺利收购华晨汽车制造存在不确定性;如果中华品牌汽车生产相关资产收购案顺利完成,仍涉及华晨中国、申华控股、金杯汽车等资产“去向”,华晨集团的重整仍然迷雾重重。但对于华晨集团的未来,在曹鹤等业内人士看来,华晨集团书写的篇章或将画上句号。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危卓

相关的主题文章: